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殺主兇器主慘死在直立式或是十字形的木柱呢?

批評者聲稱耶穌慘死於其上的苦刑柱(希臘原文是stauros)十字形狀的,他們認為 stauros 不單指一根垂直的木柱,也指十字架。他們批評耶和華見證人只强調 stauros 是一根垂直的木柱的意思,而從不强調 stauros 也可以指十字架。

這樣的批評合理嗎?

讓我們看看以下聖經學者的評論:

 《導讀聖經》附錄162號,英國塞特福德(1974)指出:“[stauros]根本就沒有兩根木頭以任何角度交叉的意思。……在[《新約》的]希臘語原文裏,連一點暗示這種意思的成分都沒有。”

 《國際標準聖經百科全書》(1979年版)在“十字架”的標題之下聲稱:“希臘原文‘stauros’所指的是一根有尖端,穩固地豎在地上的垂直木柱。……它們排列成行,在村落四周組成欄栅或防衛的木樁,或者單獨地豎起來,作為對重犯公開行刑的工具。(犯人若已被殺,就把屍首吊在柱上示衆)。”

深受尊重的英國學者 (W. E. Vine) 瓦因在他所編的《新約詞語詮釋詞典》(1966年重印,第1卷,256頁)説: ‘stauros’主要指一根直立的尖樁或柱子。罪犯就是釘在這樣的樁柱上處死的。名詞 “stauros” 和動詞 “stauros”(掛在柱子或尖樁上),原本都不是指教會所用的雙木十字架。十字架的形狀源於古迦勒底。在迦勒底和鄰近的地區,包括埃及,十字符號象徵搭模斯神(因為十字的形狀跟搭模斯神名的首字母相似,這個首字母就是帶有神秘色彩的‘陶’[T]字)。到了公元3世紀中葉,各教會或是偏離了基督教的教義,或是加以歪曲。為了增加叛道教會制度的威望,各教會沒有要求異教徒按照信仰改變生活方式,就接納他們加入教會,並且准許他們大量保留原有的異教標誌和符號。於是教會採納了‘陶’(T)字最常見的形態,也就是橫條降低的形狀,作為基督十字架的標誌。” 

曾任巴塞爾大學教授的保羅·威廉·施密特在《耶穌的歷史》(德語,第2卷,蒂賓根及萊比錫,1904年,386-394頁),對於希臘語斯陶羅斯一詞發表了仔細的研究。他在書中386頁説:“σταυρόςstauros]指的是各種直立的尖樁或樹幹。”關於耶穌所受的刑罰,施密特在387-389頁寫道:“根據福音書所載,除了鞭笞以外,耶穌所受的刑罰只可能是最簡單的羅馬式釘刑,也就是把人赤身掛在木柱上。順帶一提,耶穌還得把刑具背到或拖到行刑的地方,使這種可恥的刑罰更加難受。……除了簡單掛柱式以外,任何其他行刑方式都是不大可能的,因為在當日,常常集體執行的死刑正是這一種:例如瓦魯斯曾經這樣一次處決2000人(約瑟夫斯《猶太古事記》,第17卷,1010節);另外,夸德拉圖斯(《猶太戰爭史》,第2卷,126節)、省長腓力斯(《猶太戰爭史》,第2卷,152節[132節])、提圖斯(《猶太戰爭史》,第7卷,1節[第5卷,111節])都曾經這樣處決犯人。” 

法文的《通用百科辭典》説:有很長一段時期,我們一直相信被人視作宗教象徵的十字架是特别屬於基督教的。其實並不然。’《雙重遺産——聖經與英國博物院》一書説:‘獲知新約的希臘文並沒有“十字架”這個字詞可能令人大感震驚。譯作“十字架”的字一向都是[stauros]這個希臘字,意思是一條“柱”或“直立的桿”。十字架原本並不是基督教的象徵;這是來自埃及和君士坦丁的。’ 

從以上的評論可以清楚看出,在古希臘語中,“stauros” 不過是指一條直立的柱子、 尖樁,或用做根基的樁子。執筆者在聖靈啟示下撰寫《希臘語經卷》的時候,用的是希臘共同語。他們用“stauros”一詞來表達的意思,跟這個詞在古典希臘語裏的意思一樣,也就是指一條獨木柱子、尖樁,沒有任何橫木以任何角度交叉相連。

由此可見,希臘原文“stauros”是後來才指一根有橫木的行刑柱,這是由於基督教被源於異教思想的十字架滲入,“stauros”才被加入十字形狀的意思。 

事實上,由希臘原文“stauros”翻譯成拉丁文的‘crux’時,‘crux’起初也沒有十字形狀的意思。劉易斯和肖特合編的拉丁語詞典給  crux  所下的基本定義是“樹木,架子,或其他木製的死刑刑具;罪犯在上面被釘死或吊死”。 

在拉丁語,釘死罪犯用的單木柱子稱為獨木式 crux(crux simplex) 

于斯特斯·利普修斯(1547-1606年)在他所著的《論克魯克斯三編》(拉丁語,比利時安特衛普,1629年,19頁)登了一幀圖片,顯示這種刑具的樣子。

由於拉丁語的 crux 和英語的十字 cross 相似,不少人遂誤以為 crux必然是一根有橫木的柱。所以,crux 到了後世才有“十字架”的意思。然而,《帝國聖經辭典》説:“甚至在羅馬人當中,crux(英語十字架一詞的來源)看來原本所指的也是一根垂直的木柱;直柱至今仍是較顯著的部分。”  

P.費爾貝恩(倫敦,1874)編的《帝國聖經詞典》第1卷,376頁説:“譯做‘十字架’的希臘語‘stauros’的本義是指一根柱、直杆或樁子,可以掛東西,也可以插進地裏來築圍欄。……連羅馬人所講的‘crux’看來原本也是指一根直杆。” 

《良友聖經》在‘十字架與釘十字架’的標題下評論説:英文的“十字架”一詞譯自拉丁語的 “crux”;但是希臘語的 “stauros” 的意思與 “crux” 完全不同,正如“棍”的意思與“丁字形拐杖”完全不同一般。荷馬將 “stauros” 這個字用來指普通的棍或桿,或一條單一的木頭。在希臘的古典著作中,這一向是 “stauros” 一詞的意思和用法。這個字的意思從來沒有指兩條交叉的木頭。……新約的希臘文甚至沒有暗示這個字指兩塊木頭。 

由此可見,拉丁語的‘crux’也是後來才指一根有橫木的行刑柱,這是由於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提倡對十字架的崇敬,‘crux’才被加入十字形狀的意思。 批評者也批評耶和華見證人引用J.D.Parsons的評論,認為他並非神學家,也不是歷史家,只像一個 作家,這類也很可笑。

讓我們看看他所寫的話:J.D. Parsons寫的《非基督教的十字架》説:“用希臘語寫成的《新約》各卷從沒有表示,耶穌被釘的那個‘stauros’有别於一般的‘stauros’,就連一句暗示也沒有,更沒有説它不是一根木頭而是由兩根木頭釘成的十字架。……導師們把教會的希臘語文獻翻譯成本地語言時,把‘stauros’一詞譯做‘十字架’。為了支持這個做法,他們把‘十字架’一詞收進詞典作為‘stauros’的定義,卻沒有清楚説明在使徒的日子,‘十字架’絶不是‘stauros’的本義,而且過了很久依然沒有成為‘stauros’的主要意思。導師們也沒有清楚説明,就算‘十字架’後來成為‘stauros’的主要意思,也純粹是因為人們在毫無佐證的情況下,仍然為了某些理由假定耶穌被釘的那個‘stauros’是十字形的。導師們這樣做實在大大誤導别人。”(2324頁,倫敦,1896

19世紀虔信宗教的時代,教會勢力龎大,J.D. Parsons能夠如此有膽色揭露一般流行見解的謬誤,實屬難能可貴,他受到教會人士的排擠和詆譭,是理所當然的事。他是否神學家或歷史家並不重要,事實上,不同的神學家和歷史家對同一事物也時常各有不同的看法。

耶和華見證人引用J.D.Parsons的評論,只是讓人了解有人對‘stauros’的不同看法而已,而且,他只是耶和華見證人所引用的眾多學者的其中一位,所以,批評者同不同意J.D.Parsons的評論並不重要。

批評者也批評耶和華見證人只部份引用Fairbairn.P.編的《帝國聖經詞典》第1卷,376頁的話是斷章取義,所引用的部份是這樣:“譯做‘十字架’的希臘語‘stauros’的本義是指一根柱、直杆或樁子,可以掛東西,也可以插進地裏來築圍欄。……甚至在羅馬人當中,‘crux (英語十字架一詞的來源)看來原本所指的也是一根垂直的木柱;直柱至今仍是較顯著的部分。” 

耶和華見證人引用Fairbairn.P.編的《帝國聖經詞典》的話是要說明拉丁語的‘crux’是後來才指一根有橫木的行刑柱,Fairbairn.P.本人也認同這點,又何來斷章取義呢? 批評者所引用Fairbairn.P.編的《帝國聖經詞典》的全文也沒有肯定地說耶穌是死於十字形狀的木柱。

另一方面,耶和華見證人也從沒有說Fairbairn.P.編的《帝國聖經詞典》是說耶穌是死於一條單一的木柱。由此可見,斷章取義的其實是批評者自己。 

綜合以上各點,可以清楚看出十字架的謬誤和批評者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無理冤屈,簡而言之,一般所謂基督教其實亳不重視聖經學者的學術研究,像批評者一樣只信自己所想信的主張,心中實在沒有基督。   

請參考:

殺主兇器(1) 主的手被多少顆釘穿過呢?

殺主兇器(2) 罪狀牌在主的手或頭之上呢?

誰將十字架引進基督教?

真基督徒不會使用十字架

十字架的希臘原文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