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聖經真理 | 29th Jun 2013 | 揭露宗教醜聞 | (145 Reads)

以下是來自網路的一篇文章,與大家分享:

什一奉獻造就了富貴教會?

新加坡最近有位出名的大教會牧師(三萬多人的mega church),因帳目被懷疑有問題,被政府調查.還在調查中,所以還不知道是真的有問題,還是本身清白而給人冤枉了?希望真的是清白啦!

這教會在年初時宣佈以教會資金購入一個大型商場,展覽中心塈寫字樓,當時在新加坡有些熱烈討論
.

個人是十分歡迎他們將在下年,把聚會地點移到展覽中心.個人有一小店在這商場中,所以可受惠.因為到時單是星期天來這商場的教友,已達六萬人(這商場,已有另一大型教會駐紮多年,此教會有兩萬多人
).

想不到新加坡有如此多教友吧?教友,其實若再分,我會分為1. Christian (已決志,包括已受洗或未受洗), 2. Church-goers(未決志的
).

愈說愈遠了,回正題吧
.

有否想過為何教會,愈大愈有錢?超大教會mega church一年的奉獻收入,比一些小型上市公司net profit多很多
.

教會收入來源,主要源于信徒奉獻.奉獻名目繁多,有什一奉獻,其他的有宣教,事工,建堂等等.之前提到的二萬多人教會,就是吸金能力奇高的典範.年前,他們籌錢建新會堂,一天收了18 millions 新元(1億港元),而每年收到的奉獻,有幾千萬新元,(兩三億港幣跑不了),誇張吧
!

個人十分介意教會在奉獻上的教導是否正確(i.e. 是否如聖經所言
).

平常自己不太喜歡討論一些經文,但見得太多太多教會(無論是傳統教會,靈恩教會都不約而同教人什一奉獻),所以不自量力也寫一下.若看倌是信徒的話,不妨思想一下牧師教的是什麼
?

很多教會都教導什一奉獻,主要建基於瑪拉基書三章十節.


「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很多教導說,你不給什一,是在奪神的物,神不會賜福給你.

或者有些教會要信徒做一次pledge,每月定期奉獻.可以支票,轉帳,網上付款(很方便的).

但奉獻真的是如此嗎?

1.
公義、憐憫、信實 大於 什一


馬太福音 第二十三章二十三節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

2. 由心奉獻

哥林多後書 第九章7

各人要隨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難,不要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神所喜愛的。

3.
舊約什一奉獻原意?

民數記 第十八章二十四節


因為以色列人中出產的十分之一,就是獻給耶和華為舉祭的,我已賜給利未人為業。所以我對他們說:在以色列人中不可有產業。

神原意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中的十一支派,納所得十分之一,給利未人,因為利未人負責祭祀事宜.另外,因為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時,只有利未人沒有分得產業,所以神就規定以色到人作什一奉獻.而上面提及的瑪拉基書三章十節是舊約(耶穌還未來的時候).

有些牧師喜歡以以下經文去支持這舊約瑪拉基書三章十節仍適.

馬太福音 第五章17


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 」他們喜歡說耶穌來了,沒有說舊約不適,所以繼續納什一奉獻好了.

我為何反對硬性什一奉獻(:我不反對奉獻,但由心.可能比十分一多或少.也可以給不同的機構,
)

1.
現在大部份基督徒不是以色列人,最少我不是,為何要按舊約以色列人的做法?說不通
.

2.
以舊約標準,11個支派去供養利未支派,但現在教會,小教會都幾百人,才一個牧師.什一奉獻,都很和味,何況幾萬人教會,才幾十個牧師,根本不能與舊約 11 : 1 的比例相比較
.

3.
新舊約會出現矛盾.舊約時,耶穌還沒有來,人得救是按律法定公義,但新約耶穌來了,人得救是因為恩典.試想一個例子,我若在工作,生意上,都是以事奉神,幫助他人,而錢都奉獻去我認為是為福音作事工的機構.難道教會定我沒有什一奉獻有罪
?

4.
為何牧師不停要提教徒什一奉獻?是否眼目放太多在錢上
?

馬太福音 第六章


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鏽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鏽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奉勸貪婪的牧師一句,你們不配作神的僕人!悔改吧!

引文完結


聖經真理 | 29th Jun 2013 | 耶和華見證人的對錯 | (39 Reads)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血肉之體還能承受甚麼?

哥林多前書15:50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說,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

論到復活,聖經這樣說:

哥林多前書1540-42 “有天上的形體,也有地上的形體;但天上形體的榮光是一個樣子,地上形體的榮光又是一個樣子。日有日的光輝,月有月的光輝,星有星的光輝;這星和那星的光輝也有區別。死人復活也是這樣。”

死人復活是怎樣的呢?有 天上形體地上形體。血肉之體,即地上形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血肉之體還能承受甚麼?

血肉之體還能承受復活,聖經記載了不少血肉之體 復活的例子。事實上,耶穌基督説過:

約翰福音52829 “你們不要對這事感到驚奇,因為時候將到,凡在墳墓裏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並且要出來: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

因此, 耶穌基督提出了應許,所有在耶和華記憶中的人都會被復活。例如拉撒路, 他死了四天之後得以復活。

約翰福音1139-44 “耶穌說:「把石頭挪開!」那死者的姐姐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定臭了,因為他已經死了四天了。」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上帝的榮耀嗎?」於是他們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了我。我知道你常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了周圍站著的眾人,要使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的。」說了這話,他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了的人就出來了,手腳都裹著布,臉上包著頭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他,讓他走!」”

有千百萬死了的人正等候復活的日子來到。 聖經保證説:

使徒行傳2415 “我對上帝存著這些人自己也接受的盼望,就是義人和不義的人都要復活。”

對一般到天上去的人來説,上帝會賜給他們一個新的天上形體。至於復活在地上生活的人,他則賜給他們一個新的地上形體,讓上帝對人類和地球的原定旨意得以實現。

上帝創造人時,他旨意是要人在地上生活的:

1:28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當上帝創造人後,安置人在那裡生活呢?

2:8 “耶和華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

伊甸園是在地上而非天上的的,假若亞當夏娃沒有犯罪,他們便不會死,自然繼續在地上永遠生活了:

2:17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聖經表示上帝沒因人類的反叛而改變他的旨意:

89:34 “我必不背棄我的約,也不改變我口中所出的。

45:18 “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3:6 “因我耶和華是不改變的。

1:17 “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

後來,上帝向他的百姓多次重申在地上享永生的應許:

37 :11 “但謙卑人必承受地土,以豐盛的平安為樂。

37 :29 “義人必承受地土,永居其上。

2:21 “正直人必在世上居住;完全人必在地上存留。

45:18 “創造諸天的耶和華,製造成全大地的神,他創造堅定大地,並非使地荒涼,是要給人居住。

5:5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知先知們也多次描述地上樂園的情景:

72:16 “在地的山頂上,五穀必然茂盛;所結的穀實要響動,如利巴嫩的樹林;城裡的人要發旺,如地上的草。

 11:6-8 “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

65:21-23 “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他們建造的,別人不得住;他們栽種的,別人不得吃;因為我民的日子必像樹木的日子;我選民親手勞碌得來的必長久享用。他們必不徒然勞碌,所生產的,也不遭災害,因為都是蒙耶和華賜福的後裔;他們的子孫也是如此。

4:4 “人人都要坐在自己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無人驚嚇。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親口說的。

21:3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

所以,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但血肉之體卻會在上帝的國統治下,在地上承受樂園,承受地土,承受永生。


聖經真理 | 29th Jun 2013 | 耶和華見證人的對錯 | (77 Reads)
黑白道通吃?守望台總部的法律部的律師們和財務部的會計師們難道在簽立一項捐贈合同時,不對合同涉及的資產價值做具體的評估?

如果下次,一個黃、賭、毒的大亨由撒旦派遣給組織捐錢,守望台也照單全收?

守望台在股票金融投資領域對會眾早就有明確的指引:

如何投資對基督徒是個人的決定,正如他如何選擇謀生方式一樣。...如果他投資股票,本無可厚非,然而,他必須謹慎選擇買入的股票和基金,當他知道一家公司從事不道德的產業之後,繼續違背良心買公司的股票就是很不應當的。(《警醒》,196228日第23頁)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很多投資者在買股票前會做財務規劃。通過考察一家公司的行業背景,投資者可以確保他的錢不會原來支持不道德的企業。(《警醒》,2000108日第27頁)

再一次,我們看到了守望台組織的雙重標準。同一條戒律,對普通會眾高標準、嚴要求,違者開除,絕不姑息;而對守望台總部自己,卻是雲遮霧罩,猶抱琵琶半遮面,從不公開承認錯誤。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我對以上批評的看法:

假如樓主說的投資信託合同(Henrietta M. Riley Trust 33B006006 FBO)是真有其事。整件事上,受益人(守望台社)要負多少責任呢?

投資信託合同是委託人(捐贈人)與受託人(基金公司)簽訂的契約,受益人(守望台社) 毋須參與簽訂契約的事宜。就像我們與保險公司簽訂的保險契約,只須填上受益人是誰便可簽署,投資信託合同是毋須受益人(守望台社)過目和簽署的。

受託人(基金公司)會買賣那類股票,是委託人(捐贈人)與受託人(基金公司)簽訂契約時決定投資對象的,委託人(捐贈人)與受託人(基金公司) 是毋須通知受益人(守望台社)

受託人(基金公司)根據基金的投資對象去買賣股票,一般管理遺產的信託基金大多從事保守型的投資以減少風險,或許是追蹤指數表現的指數基金,而組成指數的公司不時會有修訂,當受託人(基金公司)也修訂所持股票的組合時,買入和賣出甚麼公司的股票是毋須通知委託人(捐贈人),更加不會通知受益人(守望台社)。假如不是指數基金,受託人(基金公司)就更可以靈活地,讓基金經理去決定買入和賣出甚麼公司的股票了。

基金經理每日買入和賣出那麼多公司的股票,委託人(捐贈人)怎能跟進?委託人(捐贈人)之所以做一份投資信託合同,寧願付錢請受託人(基金公司)打理投資,目的便是減省自己的時間和心力,我們怎可能要求委託人(捐贈人)對基金經理曾買入和賣出的股票一清二楚?更遑論無權過問的受益人(守望台社)

至於樓主說守望台社在20012002年,共收到523萬美元的投資收益。這是整個投資信託合同的收入,Phillip Morris公司只是整個投資組合中的某一隻股票,Phillip Morris公司佔整個投資組合的百份比究竟是多少?樓主沒有交待,持有Phillip Morris公司究竟是賺還是蝕,也無有交代,任何投資均有風險,樓主怎可以一口咬定這523萬美元是從Phillip Morris公司而得呢?

至於在2003年的投資報表裡Phillip Morris公司的名字已經消失無蹤,是甚麼原因呢?是委託人(捐贈人)發覺了,要求受託人(基金公司)賣掉,還是受託人(基金公司)的基金經理不再看好這股票而賣掉,不得而知。投資信託合同是按法律成立的文件,簽署雙方是委託人(捐贈人)和受託人(基金公司),受益人(守望台社)是無權更改委託人(捐贈人)和受託人(基金公司)所簽訂的投資信託合同。這是權責問題,樓主怎麼不知?

如果事情是由受益人(守望台社)發覺,通知委託人(捐贈人),請求賣掉Phillip Morris公司的股票,豈不是受益人(守望台社)做對了嗎?

信徒個人買賣甚麼股票,是個人全權決定,有個人責任。在信託合同的事例上,身為受益人(守望台社)的角色沒權決定買賣任何股票,那要負甚麼的責任呢?

倘若信徒投資基金,基金經理買賣甚麼股票,也不是信徒可以控制,若信徒不滿基金經理所買賣的股票,他惟一可以做的,便是贖回基金。在信託合同的事例上,身為受益人(守望台社)的角色,即是不滿基金經理所買賣的股票,也無權改變基金經理的決定,除非是拒絕繼續成為受益人吧,但這樣做合理嗎?

如果我一向買了香港的恆生指數的指數基金,但今年恆生指數卻加入了一隻澳門特區的賭股,佔整個恆生指數的比重只幾個百分點,我要為此負擔甚麼的責任呢?

試想想,澳門特區的收益絕大部分來自賭博收入,澳門特區政府每年都派幾千元給每一位市民,收了錢的澳門基督新教徒是否行事不義呢?

香港賽馬會將全部收益捐贈慈善機構,香港基督新教徒從這些慈善機構得到援助,又是否雙重標準呢?

其實,樓主為了找守望台社的把柄,真是非常用心,但也請反省,這是否客觀,是否合理?


聖經真理 | 29th Jun 2013 | 耶和華見證人的對錯 | (1246 Reads)

保羅看見的三重天是在甚麼地方? 

保羅約在公元55年寫成哥林多後書,14年前就是公元41年,正好在所謂的“沉默時期”期間。         

公元34年,大數城的掃羅歸信,保羅在大約公元45年前往安提阿之前,使徒行傳最後一次提及他是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陰謀殺害保羅不遂,信徒同工打發他往大數去的時候。(使徒行傳928-301125)但那是九年前(約公元36年)發生的事。在這幾年間(公元36-45),聖經記載沒有提及保羅,這段時期便是保羅的“沉默時期”,在這期間,保羅看見有關“三重天”的異象。 

林前122-4 “我認識一個人,是跟基督聯合的。十四年前,他忽然被接到三重天去。當時他帶着身體被接上去,還是沒有帶着身體被接上去,我不知道,只有上帝才知道。我確實認識這個人。可是他究竟帶着身體被接上去,還是不帶着身體被接上去,我不知道,只有上帝才知道。他忽然被接到樂園裏去,聽見了人説不出來、也不可説出來的話。 

首先,這段經文是保羅為自己的使徒職分申辯後所説的。(哥林多後書11523-31)其次,聖經從沒説過其他人曾被接到三重天去,惟獨保羅提及這件事。因此,看見這個異象的人很可能就是保羅本人。保羅接獲耶和華所賜的這個異象時,到底被接到怎樣的“樂園”裏去了? 

聖經常常用“三”來表示强調,也用來指程度或力量的增强。(傳道書412;以賽亞書63;馬太福音263475;啟示錄48)因此,保羅在異象中所見的是更高層次的事,是屬靈的事。 

我們要進一步了解保羅的異象,就得查考聖經較早前記下的預言。在古代,上帝為了懲罰不忠的子民,定意讓巴比倫人攻佔猶大和耶路撒冷。預言指明,猶大的土地會荒廢70年,然後上帝就會讓悔改的猶太人返回故土,復興正確的宗教。(申命記281562-68;列王紀下2110-152412-16251-4;耶利米書2910-14 可是在那70年裏,猶大的土地又有甚麽改變呢?遍地長滿野生植物,最後淪為乾旱的荒地和胡狼的住處。(耶利米書4261022)儘管如此,猶太人還可以寄望於以下應許:“耶和華必安慰錫安。他要安慰錫安的荒地,使曠野變為伊甸園,叫荒原有如耶和華的園子[或‘樂園’,七十子譯本]”。(以賽亞書513 

土地荒廢70年之後,這個應許果真實現了。荒土蒙上帝賜福,漸漸變成良田。試想像以下情景:“曠野和旱地必然歡喜,荒原也必快樂,又像番紅花盛放。荒原必繁花盛放,樂上加樂,高聲歡呼。……跛腳的要跳躍如鹿,啞巴的舌頭要高聲歡呼。曠野有水湧出,荒原有河奔流。灼熱的地要變成葦塘,乾渴之土要變為水泉。胡狼安歇的住處必長出青草、蘆葦和紙莎草。”(以賽亞書351-7荒土變樂園,面貌煥然一新!更重要的是,這個預言和其他預言都肯確地表明,人民會改過自新,就像貧瘠的土地變成豐産的沃土一般。

為甚麽可以這樣説呢? 因為以賽亞着重描述的是“耶和華所救贖的人”。他們返回故土的時候,會“高聲歡呼”,並“歡喜快樂”。(以賽亞書3510)這裏所描述的不是土地的情況,而是上帝子民的心情。以賽亞的另一個預言也描述了上帝子民回到錫安後的情況:“他們要稱為正義的大樹,是耶和華所栽種的……大地怎樣有新芽萌發……至高主宰耶和華也必照樣在萬國面前使正義萌發,使頌讚之聲發芽。”論到上帝的子民,以賽亞曾説:“耶和華也必時刻引領你……使你的骨頭堅强有力。你必像水源充足的園子”。(以賽亞書581161311;耶利米書3110-12

正如荒地的生態環境會日益改善,返回故土的猶太人也會遷善改過。 這段歷史預示樂園會重現,有助於我們了解保羅在異象中看見的事。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4所提及的異象跟基督徒會衆有關。保羅説基督徒會衆是“上帝耕種的田地”,這塊田地應該是肥沃多産的。(哥林多前書39 

保羅看見的異象在甚麽時候應驗呢?他把異象中看見的事稱為“啟示”,也就是説,這些事會在未來發生。保羅知道自己去世後會有人圖謀叛道,叛道的風氣會在門徒中蔓延開來。(哥林多後書121;使徒行傳202930;帖撒羅尼迦後書237)叛道的勢力坐大,人多勢衆,真基督徒與之相比未免黯然失色,一點也不像草木茂盛的園子。 儘管如此,這卻不會是一種永久的情形。

正確的宗教會在指定的時候再次被高舉。上帝的子民會復興,到時義人就會“在他們父親的王國裏明亮地照耀,好像太陽一樣”。(馬太福音1324-3036-43 

保羅在異象中所見的樂園是指未來上帝在他的敬拜者當中恢復屬靈的繁榮而言,也就是保羅在異象中預見的樂園,屬靈的樂園。 

我們深知各人都不完美,彼此偶爾發生難題是在所難免的。保羅當日的基督徒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哥林多前書110-13;腓立比書423;帖撒羅尼迦後書36-14)不過,我們卻應該想想自己在屬靈的樂園裏所享的福分。我們一度喪失屬靈的健康,現在卻已經得到醫治;我們一度經歷屬靈的饑荒,現在卻飽嘗豐足的靈糧。上帝的子民不必在貧瘠的屬靈旱地上掙扎求存,因為他們蒙上帝悦納、賜福,得享上帝傾注屬靈的甘霖。(以賽亞書3517)我們蒙上帝恩待,得以看見自由的亮光,不再像以往那樣瞎了心眼,陷入屬靈的黑暗。許多人以前從沒聽過或聽不明白聖經的預言,好像聾了一樣,現在不但聽見了聖經的預言,還能明白其中的含意。(以賽亞書355)不是清楚表明我們正置身於屬靈的樂園嗎? 

雖然哥林多後書121-4所提及的“樂園”並不是地上一個實際的樂園。可是,聖經裏有很多經文證明上帝會在地上恢復一個實際的樂園。 


聖經真理 | 15th Jun 2013 | 耶和華見證人的對錯 | (81 Reads)

守望台聖經書社的首任社長查理斯·羅素自立為"牧師" 

有好批評的人說:守望台首任社長羅素弟兄自稱為Pastor, 即自立為 "牧師" 這是否事實?  

在英語中,以下字詞也有 牧師的意思,但也包含其它意思,例如 

‘Cleric’ 有牧師,教士,教堂的工作人員等意思。

‘Clerical’ 有牧師,教士,辦公室工作的職員等意思。

‘Divine’ 有牧師,教士,神學家,宗教學者,神父,祭司、上帝,造物主等意思。

‘Minister’有牧師,部長、閣員,大臣、公使;外交使節等意思。

‘Priest’ 有牧師,祭司,教士,神父,僧人,術士,大師,宗師等意思。

‘Rector’ 有牧師,教區長、修道院院長,校長等意思。 

因此,我們不能一見到以上的英文字便一口咬定是指牧師。同樣,‘Pastor’ 這字有牧師的意思,但也有 牧人或牧者的意思。 所以,我們也不能一口咬定‘Pastor’是指牧師。 

當時的同工把守望台第一任社長羅素弟兄稱為 ‘Pastor Russell,就是因為他在主牧耶穌基督的領導下,以仁愛而富於憐憫的方式參與牧養羊群的活動,但‘Pastor Russell 並不是說羅素弟兄被稱為牧師。 

耶和華見證人的出版物將 ‘Pastor Russell翻譯為中文是 牧者羅素,為甚麼不是 牧師羅素呢? 

耶穌把一些人賜給會眾作為恩賜,他們有些奉派做牧者 (英文是pastors” ,原文意思是 牧人”),他們靈溫溫柔柔地對待耶和華的羊群。(以弗所書4811)守望台聖經書社的首任社長查理斯·羅素就是其中一位。 

毫無疑問,羅素弟兄確以屬靈牧者的身分為基督徒會眾服務,有些會眾便推舉他為牧者。 請注意,這並不是羅素弟兄自取的頭銜,是1882年,賓雪法尼亞州的匹茲堡會眾率先選立羅素為牧者。 

事實上,耶和華見證人由此至終都沒有牧師階級的制度,也沒有受薪的神職人員,又何來 牧師呢? 

‘Pastor Russell’ 強解為牧師羅素,或許是批評者對英語 ‘Pastor’ 的孤陋寡聞,或許是存心詆毀羅素弟兄的一種手段。


天堂是不求甚解的人的終極盼望  

不求甚解的人說:當信主,死後可以上天堂。 

我的回應:為甚麼要上天堂? 

不求甚解的人說:那是上帝為所有來到他面前的人預備的地方,是很美妙的。 

我的回應:上天堂如何美妙呢? 

不求甚解的人說:在這被罪所詛咒的世界,受過生命的憂傷痛苦之後,我們會返回主耶穌那裡,與主一起便是最奇妙的喜樂。 

我的回應:上天堂有甚麼事或工作做呢?永生若是永遠無所事事,怎算是最奇妙的喜樂呢? 

不求甚解的人說:聖經對天堂的論述很少,牧師說我們只知道在那美好地方沒有疾病,憂傷,眼淚,痛苦,或死亡。

我的回應:哥林多前書 15:25 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 上帝委任基督返回天上是要作君王。提摩太后書 2:12 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他,他也必不認我們。所以,耶穌的門徒也會與基督在天上一同作王。所以,上天去不是無所事事的,是要成為統治者。不過,倘若所有信主的都在天堂作王,他們又統治誰呢?沒有被統治的,又怎樣作王呢?

 不求甚解的人說:如果是和主一起作王,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非同兒戲,我會問牧師。

 我的回應:合理來說,統治者必然人數較少,被統治的必然是大多數,既然 到天上去的人 會作統治者,人數必然較少,被統治的大多數,按理來說是大多沒有上天堂的人。 

不求甚解的人說:你說的統治者是否你們組織所說的受膏基督徒,可是你們那些受膏基督徒是現代的信徒,他們既不是與耶穌基督同時代,又沒有像使徒彼得、保羅那樣,為主殉道,為何他們算得上是聖經指明的 "受膏的基督徒" ? 

 我的回應:為甚麼像像大衛一樣的上帝忠僕,也並沒有升到天上呢?(使徒行傳2:34)請你也想想主耶穌在約翰福音3:5所說的話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到天上去的基督徒條件必須是 從水和聖靈生但聖經何處有說過要到天上去的基督徒一定要像使徒彼得、保羅那樣,為主殉道,才符合資格嗎? 

不求甚解的人說:我會問問我們教會當中資深的牧師,來向你解釋這方面的事。現在,我有個問題,想請你回答。當你提到“到天上去作王的”,又有一些沒有上天堂的人。我以前也聽過,你指的是啟示錄第7章的“144,000人”對嗎? 你的教會教導說 144,000人會到天上作王,而上帝揀選144,00人的數目已經滿額,後來(你的教會)才領悟出聖經所指的“大群人,數不盡數目的”,是不會上天堂去的。對嗎? 

我的回應:你的講法不對。根據耶和華見證人的說法, 早在1918年,當時的聖經研究者(現今耶和華見證人)已發表一個重要演講,見《守望台》(英語)191841日刊98頁。題目是現今活著的千百萬人會永遠不死。這演講表明有些人是不會到天上作王的。此後不久,《守望台》(英語)19231015日刊就耶穌所說的綿羊山羊比喻(馬太福音25:31-46)作出解釋,說:綿羊代表萬國萬族的人,他們雖不是從聖靈生的,卻喜愛正義,心裡承認耶穌基督為主,並指望在基督的統治下生活會有所改善。 幾年後,耶和華見證人于1931年出版的《洗雪》(英語)第一冊解釋以西結書第9章的預言,指出那些因額上有記號而得以渡過世界末日的人就是比喻中的綿羊。1932年發行的《洗雪》(英語)第三冊則說:在哈米吉多頓大戰期間,他們會蒙主保護渡過患難,在地上得享永生。這群人就是耶穌所說的綿羊 所以,在地上樂園得永生的希望並非1935年才提出的。其實,如果他們真的像你所聽聞的,認為1935年是144,000人的滿額才提出大群數不盡數目的人不會上天去的教義,1935年的耶和華見證人數目必然接近144,000這數字了,可是,1935年,全球的耶和華見證人卻只有56,153人,出席1935年的耶穌受難紀念聚會人數也只不過是63,146人。 由此可見,他們並不是見到耶和華見證人的數目快到144,000,便提出大群人不會上天去的教義,一般人對他們的誤解其實是牧師的惡意欺騙技倆。看來,你被牧師誤導了,他們最喜歡用詆毀、虛謊的手段去誣衊別人的。 

不求甚解的人說:那麼,你們中央長老團的成員全是屬144,000的基督徒嗎? 我又聽人說,你們中央長老團成員中,有一兩位其實只有50多歲、60歲左右,他們是1945年代以後,即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左右才出生的,亦是你們組織宣稱(1935)天堂已滿額之後,才受浸的,他們理應不是受膏基督徒的一份子。 

我的回應:耶和華見證人中央長老團的成員,全都是獻了身的受膏基督徒,在中央長老團督導的六個委員會中,則有不少屬於另外的綿羊的弟兄也受委任在這些委員會裡做助手。耶和華見證人中央長老團的成員中,很多年紀已很大,也有些年紀較輕的成員,是否是1935年之前或之後受浸並不是成為中央長老團成員的考慮條件。

 不求甚解的人說:但你們組織真的有宣稱1935年天堂已滿額了,而且我聽說最近10年,你們全球領食象徵物的人數,由大約9,000(1999)升到 11,000(2011),其實隨著時間推移,年長的"受膏基督徒"逝世,人數會一直下跌才是,為何數字卻是逐年上升呢?因為他們早在1935年之前,已經獻身受浸,你們的教會沒有嬰孩洗禮,那麼,一個人要理智明白聖經,才決定受浸,最年幼是幾歲呢?我想在10歲左右吧!或者有些少數的,在6歲受浸,即是說,最年幼的,在2012年已屆82歲。現時仍健在的人數,不會太多吧看來144,000人的數目,永遠不似滿額的,反而在按年增加,你認為這個現象,合情理嗎 

我的回應:為甚麼他們曾經相信,到1935年上帝就不再呼召基督徒到天上去呢?原因是1935年之後,所有受浸的人幾乎都表示自己不是受膏基督徒。例如,1935年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大會中,有840人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大部分人都表示自己不是受膏基督徒。 我們試試比對1935年和1936年全球領食耶穌受難紀念儀式的象徵物的人數,1935年領食人數是52,465,但1936年則只剩下27,711人領食。顯然,有些在1935年之前,認為自己是受膏基督徒的人,領悟出自己其實是啟示錄7章所指的大群人,是不會上天的,他們毅然調整自己的觀點,不再認為自己是受膏基督徒,所以在1936年不再領食象徵物了。所以,按照當時的趨勢,他們相信,到了1935年,上帝就不再呼召基督徒到天上去。 不過,他們從沒表示從1935年起,就再沒有個別的人被呼召到天上去。耶和華見證人一直有向人指出,這可能是為了代替曾蒙召卻沒有堅守忠義的人。(啟示錄3:16;腓立比書3:17-19)因此,由1935年起,是繼續有個別的人被呼召到天上去,他們相信這只是代替不忠的受膏基督徒。(羅馬書11:17-22 可是,由1935年至今,沒有緊守忠義的受膏基督徒並不多。而且,隨著時間過去,有些在1935年之後受浸的基督徒,確實得著聖靈作證,有希望到天上去。(羅馬書8:1617)而最近幾年,領食象徵物人數增加了。顯然,從1935年以來蒙召到天上去的,看來並非全都是為了代替離棄真理的人,既然在1935年以前蒙召的受膏基督徒年紀都不輕,他們相信上帝必然是預留了144,000中的一些名額,在目前制度的最後日子呼召受膏基督徒,使直至末日來到時,在上帝組織當中,都有受膏基督徒跟大群人 在一起。 因此,按照當前趨勢,耶和華見證人看出,他們不能定下明確的日期,說上帝不再呼召基督徒到天上去了。他們是根據1935年之後被呼召到天上的人數遞減,才認為上帝不再呼召基督徒到天上了,偶有的只是替代,但最近被呼召到天上的人數明顯遞增了,他們認為上帝是再次呼召基督徒到天上去了。事情的發展是上帝的旨意。耶和華見證人從沒聲稱自己的組織是受上帝啟示的,相反地,他們一向是倚賴對聖經的理解,所發生的事情去領悟上帝的旨意。他們深信在適當的時候,上帝的聖靈會逐步引導他們領會上帝的旨意。(16:12,13) 

不求甚解的人說:你的回答令我感到很疑惑。你們的教會一方面以前曾相信144,000人的數目在1935年代,已經滿額,之後加入你們的信徒,都是大群人,要在地上的樂園生活,不會復活到天上去。另一方面,現時又說不肯定144,000人滿額的日子?  如果"上天堂" 是信仰的重要內容,為何你們教會所教導的,就是聲稱在上帝的聖靈引導之下,卻是如此不肯定的?   

我的回應:其實,這正正表明耶和華見證人是一群謙卑的真基督徒,他們不像一般傳統教會一樣,沒勇氣承認錯誤,擺脫謬誤教訓。你看,一般傳統教會向信眾隱瞞聖經中地上樂園的希望,並矇騙信徒,令他們以為死後會到天堂,牧師從不為此承認錯誤,糾正謬誤。一般傳統教會的驕傲與耶和華見證人的謙卑,形成強烈對比。 事實上,領食象徵物的事全由個人決定,無須任何人批准,但他們組織會記錄人數,並每年發表。假如有人在心裡認定,現在他蒙聖靈膏立,並開始在耶穌受難紀念聚會裡領食餅和酒,這是他與上帝之間的事。(羅馬書14:12)這些受膏基督徒不會認為,他們蒙召就特別能洞悉事理,他們也不會覺得自己得著更多的聖靈。他們並不會期望得到優待,又或覺得自己比其他同工更加優越。相反,這些受膏基督徒會謙卑自抑,他們謹記在1世紀,有些受膏男子也沒有符合資格做長老。(提摩太前書3:1-101213,提多書1:5-9,雅各書3:1


聖經真理 | 12th Jun 2013 | 分辨異端邪教 | (190 Reads)

為甚麼耶和華見證人從不支持戰爭,但基督新教卻慫恿英國為鴉片開戰?

19世紀初,歐洲的商人把巨量鴉片偷運到中國。18393月,中國官員把英國商人的兩萬箱鴉片充公,試圖遏止這種非法貿易,結果中英關係趨於緊張。隨著兩國關係惡化,基督新教一些傳教士慫恿英國開戰。以下是他們的言論:

美南浸信會女傳教士叔何顯理:這些困難令我心花怒放,因為我認為目前的情況可能會觸怒英國政府,那麼上帝就可以用他的大能,把阻止福音傳進中國的障礙除去。”

結果戰爭爆發,史稱鴉片戰爭。傳教士發表以下言論,全力支持英國:

公理會傳教士伯駕:我看目前的情況,不得不說這件事跟鴉片或英國的關係不大,其實這是上主的偉大計畫,要利用人的邪惡去實現他對中國的慈悲旨意,打破中國的排外壁壘。”

公理會傳教士衛三畏(又譯衛廉士)說:“這一切實在太妙了,顯然受上帝的手指引。主曾說,他來是叫地上動刀兵。毫無疑問,他果然來了,好迅速消滅他的仇敵,建立他自己的王國。他要推翻而又推翻,直到確立他‘和平之君’的地位為止。”

關於中國國民慘遭殘殺,傳教士叔未士寫了以下一段話:“我認為之所以有這些情景……是主的直接指揮,好把那些阻礙上帝的真理前進的垃圾清除。”

 

公理會傳教士裨治文說:“上帝常常利用政府的強權去為他的王國開路。……在這偉大的時刻,所用的手段雖是人的手段,指引的力量卻來自上帝。在上統治萬國的主已經任用英國去懲戒中國,殺一殺中國的傲氣。”

以上言論引自斯圖爾特·克賴頓·米勒的論文《目的與手段》,載于《在華傳教事業與美國》一書(哈佛大學論文集,費正清主編)。

以下資料引自:

http://ftb.cnfxj.org/Html/wenzhangjijin/2008-7/1/001322477.html


  15
16世紀,隨著地理上新大陸的發現,歐洲經濟強國找到了海外資源和新的市場,同時也為西方宗教傳播提供了歷史的機遇。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國等紛紛向北美、非洲和亞洲拓展殖民地,傳教運動也就是在這時伴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和殖民主義的擴張而開始的。這個時期,在我國發生了明萬曆年的南京教案。到清康熙年間,俄國尼果賴與北京耶穌教會教士暗中勾結,干涉我國內政。羅馬教廷也於 170417151742年發佈禁止中國教徒祭祖敬孔令,認為祭祖敬孔屬於偶像崇拜,是迷信,必須嚴禁。而清康熙帝認為羅馬教廷此舉是干涉中國內政,遂拘捕傳教士,並禁止在中國傳教,歷時一百年。這樣西方宗教早期對我國進行滲透的陰謀沒有得逞。鴉片戰爭後,西方國家在武力侵吞我國領土的同時,也用宗教這一武器對我進行滲透,宗教成為帝國主義侵華的工具。這一時期,西方宗教對我國安全的影響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


1、充當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急先鋒。西方傳教士為本國的殖民主義擴張效力,直接參與了侵略活動,雙手沾滿中國人民的鮮血。如美國傳教士裨治文所說的那樣,他們千里迢迢來到中國,與其說是由於宗教的原因,毋寧說是由於政治的原因。美國傳教士伯駕甚至鼓吹只有戰爭能開放中國給基督。英國傳教士馬禮遜、美國傳教士伯駕、裨治文和衛三畏等知名傳教士,都是免費乘坐販運鴉片的船隻並接受其資助來華的。法國傳教士郎懷仁等五位耶穌教會修士是乘法國軍艦來華的。許多傳教士參與收集情報及侵略戰爭,認為要使中國人接受基督,唯一的辦法就是戰爭,要使鴉片戰爭成為將耶穌介紹到中國的一種手段。鼓吹與其設立九個軍事據點,不如設立九個教堂更為有效。傳教士還為西方列強侵華搜集情報。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在北京的俄國東正教傳教士團第十三屆領班修士大司祭巴拉第趕到艦隊停靠的渤海,向俄國公使普提雅廷彙報清政府的動態。5月間,巴拉第又到大沽向俄國公使報告清軍在大沽口的設防情報,並向英軍司令報告了當時北京缺糧情況、皇室逃跑計畫、京津之間軍事部署、白河已被封鎖的地方,以及大沽設防等情報。


2、參與販賣鴉片,從精神和身體上摧殘中國群眾。鴉片戰爭前,在華的宗教組織和傳教士還充當本國政府和商人經營鴉片貿易的幫兇。西方學者理利生在《麻塞諸塞州海運史》一書中指出:基督教傳教士都不反對這種貿易,他們乘坐販運鴉片的飛剪船到中國去,他們還從販運鴉片的公司和商人的手中接受捐款。他們都說,鴉片對中國人是無害的。就像酒對美國人是無害的一樣。一些傳教士不僅乘鴉片貿易船隻來華,接受鴉片商人的資助,更有甚者,還直接參與了罪惡的鴉片貿易。如在廣州的馬禮遜教育會,就讓大鴉片商顛地任會長,大鴉片商查頓任司庫,傳教士裨治文任秘書.1838221日在販賣鴉片的壟斷組織東印度公司的倡議下成立了中華醫藥傳教會,傳教士伯勞為副會長,大鴉片商顛地、查頓為終身董事。德國傳教士郭實臘充當鴉片販子的翻譯,並直接參與了鴉片的推銷活動。


3、參與不平等條約的簽定。鴉片戰爭失敗後,清朝與英國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此後,又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為帝國主義在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侵略和掠奪打開了暢通之路。在這些不平等條約的簽訂過程中,各國傳教士不僅積極參與,而且為其本國的利益與中國討價還價,乃至武力訛詐。簽訂《南京條約》的英方全權代表英軍司令璞鼎的四個得力助手郭實臘、馬儒翰、英國聖公會的李太郭和英國倫敦會的麥華陀都是傳教士。在傳教士伯駕、裨治文和衛三畏的協助下,中國政府被迫接受了比《南京條約》更為苛刻的中美《望廈條約》,為美國取得了最惠國待遇的特權。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傳教士們在簽訂1858年的《天津條約》以及1860年的《北京條約》的過程中,也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